长江云客户端

长江云公众号

香港六开彩

这几天,#中国确诊18例超级真菌感染#在微博、朋友圈引起了一阵恐慌,因为据报道——

○这种超级真菌致死率高达60%,近50%以上的感染者在90天内身亡

○已经在美国多地爆发,被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列为“紧急威胁”名单

○在我国,截至2019年4月8日,已经确认了18例超级真菌感染病例

“超级真菌”真相如何?

■ 我国已发现的耳念珠菌感染病例不等同于“超级真菌”感染,只有多重耐药的耳念珠菌才是“超级真菌”。

■ “超级真菌”对健康人群不构成威胁,公众不必恐慌,也无需采取特殊的预防措施。



培养皿中的耳念珠菌菌株

图片来自美国疾控中心官网

国家卫健委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与细菌耐药评价专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徐英春表示:

中文“超级真菌”,是由“超级病原”(“Superbug”)的词义引申而来。“超级病原”一般指对多类抗菌药物耐药、甚至全部耐药的病原微生物。本次受到关注的耳念珠菌是一种真菌。目前耳念珠菌在国际上被冠以“超级病原”的称号,主要归因于以美国为主的地区所受到的临床威胁。首先,自2016年以来,美国监测发现耳念珠菌在纽约、新泽西、芝加哥等地区发生率快速升高,并出现大量暴发案例。其次,在美国发现的耳念珠菌,对临床常用的氟康唑、伏立康唑、两性霉素B等种类抗真菌药物具有较高的耐药性。

但根据我国监测数据及已有病例报道,目前国内所受到的耳念珠菌威胁并不严重。


第一,耳念珠菌在国内发生仍属个案。目前中国共报道耳念珠菌感染18例,并且没有集中暴发案例。同时在我国近10年间、覆盖230家医疗机构的侵袭性真菌病监测中,耳念珠菌的发生率低于1/20000;而且在已经完成的全国范围67家ICU病房念珠菌血症的研究中,亦未分离到耳念珠菌。当然也因检查技术复杂,不排除可能有漏诊的病例。

第二,中国耳念珠菌耐药情况并不严重。我国已报道的18例耳念珠菌,对除氟康唑外的所有抗真菌药物均敏感;我国最早分离的耳念珠菌对所有抗真菌药物均敏感。换言之,称中国地区的耳念珠菌为“超级真菌”并不准确。

第三,耳念珠菌的致病性并未显著高于其他真菌。虽然美国CDC指出,美国近50%的耳念珠菌感染者在90天内死亡,但侵袭性真菌感染多发于危重症及免疫功能缺陷患者人群,总体死亡率在40%以上,患者死亡也不单纯是由于真菌感染导致,而是多因素形成的临床结局;而且据欧美和日本等国家的研究表明,耳念珠菌与白念珠菌等常见念珠菌所致感染的死亡率之间无显著差异。截至目前,我国尚未见耳念珠菌感染导致死亡的病例报道。

综上,耳念珠菌流行具有地域性差异;该病原真菌在世界范围的出现,提醒在我国确实应该重视病原性真菌及其所致感染的防治;在进行监测和防控方面的工作时,一定要按照规范的方法对病原性真菌做出准确的菌种鉴定和药物敏感性测定。

关于“超级真菌”的这些真相,

你需要了解。

真相1

只有多重耐药的耳念珠菌

才是“超级真菌”

耳念珠菌是一种可以在住院病例中引起严重感染的真菌。资料显示,耳念珠菌近年来才被发现:

■ 2009年在日本首次被发现。

■ 截至2019年2月28日,美国共有587例确诊病例报告。

■ 我国也有少量病例报告。

北京大学真菌和真菌病研究中心教授、皮肤病分子诊断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刘伟说,要搞清楚“超级真菌”,首先要搞清楚“菌种”和“菌株”的概念。

他比喻说,如果把耳念珠菌这个“菌种”比喻成人类↓↓↓

“菌株”就像你、我、他一样,是不同的个体,“体质”也不一样。

就像你怕热、我怕冷一样,耳念珠菌不同的菌株对药物的敏感性也是不同的,有的对药物就很敏感,有的就体现出高耐药性。

只有多重耐药的耳念珠菌才是“超级真菌”,所以不能一见到耳念珠菌就说它是“超级真菌”。

这个概念在传播中极易混淆,造成公众误解。

真相2

我国耳念珠菌没有暴发或流行

■ 此前媒体报道所述的18例感染病例中,检出的耳念珠菌菌株都比较敏感,通俗地说——

现在,绝大部分广谱的抗真菌药都可以治疗它。

■ 这些病例是在近年间从不同医疗机构陆续检验出来的,并不是某个时间段或几家医院集中出现的,是散发现象。

■ 从由北京协和医院牵头的CHIF-NET全国监测数据看——

大约2万例菌株中才有1例耳念珠菌

因此,不存在“超级真菌”在我国暴发或流行的说法。

此外,据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检验科主任李敏介绍↓↓↓

根据上海细菌真菌耐药监测网近2年监测数据,截至目前上海没有在患者身上分离到耳念珠菌。

真相3

“超级真菌”致死率没有那么可怕

“超级真菌”让人闻之色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无药可治”↓↓↓

当人体免疫力大幅受损的情况下,它们会乘虚而入,最初的症状是发烧、疼痛和疲劳,如果真菌扩散到血液、大脑或心脏,则会夺人性命——

○它的耐药性比较强

○血液感染后致死率高

○在环境中能生存较长时间

刘伟说,从科学上说“超级真菌”固然“危险”,但从各国的医学临床观察中——

它的致死率与其他念珠菌感染所引起的死亡率没有明显差异,并没有那么可怕。

其实真正危险的反而是烟曲霉、白念珠菌、光滑念珠菌等菌种中出现的耐药性问题,因为它们在临床上更为常见。

比如,美国统计的“90天内约50%致死率”的数据,很多病人本身就有很严重的基础疾病,在多种复杂病因下,真菌感染和死亡之间的关系很难界定。

真相4

健康人群无需担心感染

对于“超级真菌”引发的恐慌情绪,多位微生物专家都表示“大可不必”。

因为易感染人群都是免疫力严重受损的人,比如↓↓↓

■ 糖尿病、慢性肾病、HIV感染、肿瘤等

■ 新生儿、插管或留置导管的病人、手术病人

■ 使用广谱抗生素或抗真菌药全身用药病人

健康人群无需担心会感染“超级真菌”,它也不具备相互传播的可能性。

徐英春说,“超级真菌”本来就存在于人体和环境中——

只要人的免疫力没问题,完全可以与之和平共处。

从它发现至今10年来,没有一例通过呼吸道传播的病例,大家也可以放心去探望此类真菌感染的病人。

措施

我国正加强监测和应对“超级真菌”

多位专家表示,虽然目前我国尚未检测出“超级真菌”,但绝不能放松警惕,关键是要加强对它们的识别,并加以规范的测定。

据了解,我国已在2009年建立了覆盖230多家医疗机构的病原真菌监测网络CHIF-NET项目,每年发布一次数据报告;同时另有覆盖67家重症ICU病房的念珠菌血症病原真菌的菌种鉴定和药物敏感性检测。

随着分子生物检测技术的进步,人类发现的耐药性病原真菌也越来越多。刘伟建议↓↓↓

只有加强监测,才能有效应对

我国应尽快扩大相关检测和报告体系的范围,同时普及和推广规范的病原性真菌菌种鉴定和药物敏感性测定方法,建立国家统一的实验室检验标准,

预警

细菌耐药问题应引起更多关注

2016年,我国发布《遏制细菌耐药国家行动计划(2016-2020年)》,成为与抗生素和耐药性斗争中少数具备全面计划的国家之一。

气候变化正加剧微生物的全球化迁徙,将以不可预估的方式让“超级真菌”变得更加危险。

近年来,由于广谱抗生素严重不合理使用、糖皮质激素、细胞毒药物及免疫抑制剂的广泛使用、器官移植的广泛开展以及艾滋病等免疫缺陷病增多等,侵袭性真菌感染对人的威胁日益突出。

真菌作为真核生物体,比细菌更为复杂,但有关病原性真菌规范化的菌种鉴定、耐药性检测方法以及传播规律研究却开展得很不够。

“超级真菌”在各国陆续被发现,应引起全球公共卫生人员注意。


来源:荆楚网微信公众号

(编辑:郭小涵)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6号